1. <address id="oa9ke"></address>
          app下載地址

          吉利帝豪中巴邊境行:全球海拔最高國門,我們來了!

          時間:2018-11-22      編輯: XCP廖裕豪 

          說實話,當我聽說本次活動需要駕駛吉利帝豪穿越布滿冰雪的高原公路,內心是充滿疑惑的。畢竟過往許多高寒地帶的自駕游活動,廠家都會讓自己看家的SUV上陣。而吉利這次卻反其道而行,派出了旗下的經典轎車產品--帝豪。

          路線介紹:喀什古城--克州冰川公園--布倫口庫勒湖--慕士塔格峰--塔縣--紅其拉甫國門

          路線是自駕游的靈魂,一條好的路線,能讓參與者把車輛、地理、人文、歷史以及旅行的意義都體驗到極致。作為一個中國人,你可曾聽說過“巴鐵”一詞?沒錯,“巴鐵”指的就是我們友好的鄰國巴基斯坦。我國和巴基斯坦友好到什么程度?傳聞巴基斯坦有些商店,商品有兩個標價,一個標價屬于別人,另一個則屬于中國人,而為中國人準備的標價,要比原價優惠(有網友親身去過巴基斯坦驗證過嗎?)。

          本次自駕游的線路,正是用來見證中巴友誼,我國通往巴基斯坦唯一的陸路:314國道。從喀什到國門,314國道蜿蜒地穿梭在帕米爾高原的山峰之間,這段路程全長416公里,歷經高峰雪嶺、懸崖峭壁、戈壁草原、湖泊峽谷等復雜的地形地貌,從最低海拔1154米攀升到最高海拔近5000米,高原部分地區最低溫度可達零下30度,空氣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一半。其中,高海拔盤山公路約60km,密布U型彎、S型彎的路段約20KM。最后的塔什庫爾干至紅其拉甫的約50km路段,為連續彎道爬坡冰雪路面,且處于4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區。總而言之,這次行程復雜的地形路況和高寒、低壓等極端的自然環境,相信對于全新帝豪的安全性、舒適性、穩定性和操控性都是一次考驗。

          車輛介紹:

          本次我們統一駕駛最新款的吉利帝豪。這款車各位應該都不陌生,如果要推自主品牌轎車的翹楚,吉利帝豪是當仁不讓的。帝豪能一直被合資轎車統治的轎車銷量排行榜里名列前茅,它在2018年10月份銷量達到了20349臺,正體現了這款車的實力。

          近期推出的全新帝豪,延續了老款的優勢。從實車就可以看出,其內外的裝配工藝已經到了這個價位車型的上游水平。之前柳笛已經在首試文章中詳細地評價過帝豪的各方面表現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《吉利全新帝豪首試:三分操控、七分舒適,你能抗拒嗎?》柳笛、陳列對這款車優點概括為內飾做工精致,公路易駕,配置豐富,性價比高;缺點則是發動機高轉音色不佳;變速箱低速偶爾有拖拽感。

          此次出行車隊統一使用1.5L+CVT變速箱的吉利帝豪頂配作為挑戰車型,并全部換上了雪地輪胎。對于自吸發動機來說,高原的低氧環境無疑是巨大的挑戰,加上本次挑戰車上必須滿載四人,加上各自的行李,正好可以給這套動力總成發起極度嚴苛的挑戰了。

          DAY1:喀什古城--塔縣(295km)

          相信還有很多人在擔心新疆的安全問題,我就來說說親眼所見的一些狀況吧。喀什街頭隨處可見站崗的武警、流動的治安巡邏車、社區維穩車、特警,我們入住的酒店也需要通過安檢才能進入。根據一位來自烏魯木齊的同行介紹,新疆很多小區已經實行實名門禁,只有登記居住人員才能進入。這種高度的警戒,確實會讓我這樣初到新疆的外地人感到緊張。但其實當地人早已習以為常,老頭老太太照樣跳著廣場舞,到公園散步,人們也照樣安居樂業。

          為了到達位于邊境的塔縣以及紅其拉甫國門,我們需要辦理邊境管理區通行證。說到辦證可能很多人會嫌麻煩,但只需要和喀什辦證機關的人員說明自己旅游的目的,10分鐘便可辦好。有了這個證件。接下來的行程也將暢通無阻。

          第一天的行程,還是以趕路為主。剛聽說北京時間10點出發,我還尋思這安排真閑適,不用起個大早。早上9點20分的鬧鈴準時響起,拉開房間的窗簾我才恍然大悟。古城喀什仍靜靜地躺在黑暗中,那第一縷陽光因為時差的關系,還沒趕到這兒呢。沒錯,從地理的角度來講,采用北京時間的喀什實際上要比北京慢兩個小時。

          10點鐘,方剛剛日出。我穿上羽絨服,再套上沖鋒衣,做好了迎接嚴寒的準備。無奈清晨的低溫還是讓走向車隊的我猝不及防,隨著一身哆嗦,我嘴中冒出了陣陣白霧。再看看車上結著那厚厚的霜,我知道,接下來幾天有夠我受的了。

          驅車85km后,克州冰川公園是我們到達的第一個景點。因為能目睹冰川的地點距離景點入口相距30km,所以趕向國門的我們決定放棄冰川,只在公園門口稍作休整便繼續趕路。冰川融化形成的溪流攜帶雪山上大量的礦物質涓流而下,來到了我們車隊停留的附近。

          探手進入冰涼且被礦物質染黑的溪水中,隨手便能挖起礦泥,手感非常細膩,讓我有一種敷到臉上的沖動。

          繼續上路,我們徑直向布倫口庫勒湖進發。如大家所想象的那樣,一路上的景色用壯麗的形容絕不為過。雅丹地貌與高海拔形成的大雪封山,再與純凈的藍天白云相互迎合,讓每次按下快門,都能讓一張大片誕生。

          經過兩個小時的公路行駛,海拔也在不斷攀升。公路兩旁的山色已經逐漸讓人麻木,同車的幾位同行也逐漸和我達成共識,就是這景色“哪哪都一樣”。是的,初來乍到看到如此壯麗的景色,的確會讓人有無窮的新鮮感以及開闊感,但只要時間一長,這樣重復性很強的景色也會讓人感到乏味。勝在全新帝豪的車廂,有足夠多的細節可以供我們這些車評工作者把玩。

          全新一代帝豪的內飾觀感很不錯,各種仿縫線和軟質材料包裹的拼接,都能給人較強的品質感。中控的娛樂系統在網絡信號良好的情況下很好用,只不過我們途經的山區,網絡實在太差,所以需要在城鎮預先加載好網絡音樂,才能在旅途上盡情聽歌。

          沿著314國道一路前行,重重的山巒逐漸像云霧般被撥開,展現在眼前的,是那一抹平靜的寶藍色--布倫口庫勒湖。可能很多人對新疆邊境這樣地處高原、高寒地帶的山區印象就是,又冷又干旱,寸草不生,可是到了實地,我發現我們所到之處水資源都很充沛,冰山形成的冰川溪流隨處可見,相信眼前的布倫口庫勒湖就是因此誕生的。

          布倫口庫勒湖岸邊,海拔已經高達3300m,是正兒八經的高原。作為有職業素養的汽車編輯,我怎能放過眼前的景色。當我一下車,撲面的烈風給了我一個嚴正的下馬威。要知道,我可是穿了羽絨服和手套下車的,車內舒展不開,我想著下了車再套沖鋒衣,可是狂風以及稀薄的氧氣,讓本來再平常不過的套沖鋒衣過程變得無比困難。

          這種凌冽的寒風最可怕的,是它會瞬間帶走人皮膚表面的溫度。和我同車的一位同行有軍旅經歷,他稱在這種烈風下只要皮膚外露10分鐘,便會造成凍傷。我知道對于很多熱愛旅游的人來說,新疆的諸多美景確實波瀾壯闊,可是為了身臨其中,還是需要考慮到環境對身體產生的天然障礙,自己可否克服。

          瑟瑟發抖地離開布倫口后,我們就向DAY1的終點--塔縣歐羅巴花園酒店出發了。一路驅車,夜色逐漸降臨。除了天色變暗,我們的行程也被蒙上了一層迷霧。我們的車隊接到通知,終點紅其拉甫國門因大雪封山,地面的積雪已經高達20cm,最深處甚至超過1m。出于安全考慮,有關部門很可能會禁止車隊繼續前往。假若真的如此,很可能會為本次行程帶來遺憾。

          上文一直提到的塔縣,全稱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,在喀什地區西部,位于帕米爾高原之東、昆侖山之西,這里是一片千峰萬壑相隔的潔凈世界、中國著名的旅游勝地。塔什庫爾干,在維吾爾語里意為“石頭城”,因城北有古代石砌城堡而得名,與我們下榻的酒店只相隔一條馬路。根據當地的導游介紹,一千年前,位于此地的色勒庫爾國動用全國人民用一百二十天造就了它。不過很可惜,因遭受戰亂,色勒庫爾國遭遇滅國,石頭城城堡最終淪為遺址。

          第一天的行程,基本以干地公路駕駛為主。而且我發現,與甘肅、西藏等地公路破爛不堪、凹凸不平不同,新疆這條314國道路況鋪裝得非常好,路基也很夯實。這樣的路面對于專注舒適性的帝豪來說,可謂如魚得水。1.5L加CVT的動力總成在中低速下會出現像動力中斷再結合的輕微頓挫感,除此之外都很平順。來到高原,發動機的動力性是大家比較關心的。

          4人滿載加行李,在高原狀況下,這臺1.5L發動機發出的109馬力,就比較尷尬了。地板油情況下,發動機轉速打到5000rpm,發動機已經貪婪地吮吸著空氣中最后一滴氧氣,可加速力度還是不明顯。這也不能怪它,自吸發動機在高原本身就沒有任何優勢。好在,在確定對向無來車的情況下,隨著轉速的快速攀升,借逆向車道超車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          眼看車隊抵達酒店,心中還是擔心著明天是否能順利到達國門,我們順利地抵達了塔縣的住處,一天的行程,就在忐忑與寒冷中,隨著夜幕降臨結束了。

          DAY2:塔縣--紅其拉甫(121km)

          被窩的溫度,讓人眷戀。酒店的餐廳窗外便是雪山,皚皚白雪上的那湛藍,或許是行程順利好兆頭。果不其然,活動方稱在天氣以及當地武警鏟雪車的幫助下,清除了314國道上的積雪,也就是說,我們將會按原計劃向紅其拉甫國門進發。

          在新疆呆了幾天,美食還是要提一提的。像馕、大盤雞、羊肉串都是響當當的新疆菜。不過to be honest,我作為廣東人真吃不慣。估計是我們所走的路線地處偏遠地區,加上身處高原,所以路上飯館的菜鹽下得很重,大盤雞、超牛肉的肉質也很耐嚼,基本上嚼不爛,更別說下咽了。或許是氣候問題,亦或是遠離新疆的大城市,路上的菜式我就只能給個差評啦。總結就是一句話,我們喀什入住的那家酒店的新疆菜最合我口味(如圖)。

          與紅其拉甫山口越近,路面的積雪就越發雪白、厚重。車隊中的帝豪在喀什出發前便統一換上了雪地胎,在這里總算派上了用場。在這種積雪只有幾厘米的路面,裝備雪地胎后只要不做比較急的轉向或者加速,打滑或者側滑等狀況是不會發生的,雪地公路行進,只要記住“不作死就不會死”這句話,還是很安全的。

          一路上,主打舒適家用的帝豪,底盤濾震的表現沒有讓我們失望。在個這個級別來說,它的底盤質感位于上游。面對公路上的凹凸不平,其懸掛的初段以及末段都很有韌性,而中段則很柔軟,可以盡量地化解路上的細碎顛簸,遇到大起伏車身又不會有懸浮感。以上感受僅代表換裝雪地胎后的表現。

          除了無盡的雪山和白雪,牦牛的出現也算是旅途上的趣聞。全世界僅有牦牛1400多萬頭,大都繁衍生息在我國青藏高原及周圍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區。所以我國自然是世界上擁有牦牛頭數最多的國家,根據統計,我國境內生活的牦牛已經約占全世界的85%。對于當地牧民來說,牦牛主要用途就是食用、產奶和制作工藝品。與西藏很多被人套上裝飾品的牦牛,不同,新疆的牦牛還是保持著最原始的樣子,與自然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  從我們下榻的塔縣到達紅其拉甫國門,一共是121km。車隊在雪中穩步前行,路上似乎從未遇到什么阻礙,只是處于安全,我們一直壓著60km/h行進。眼看邊境的哨所和檢查站越來越近,我知道,我們快到了。一路上我們看到許多路牌都在說明,我們身處的地帶實質上是禁區,因為已經進入冬季,理論上國門是不開放的。可吉利集團的力量還是巨大的,在與當地政府協商后,我們才得以成行。

          紅其拉甫國門作為我國來往巴基斯坦的唯一陸路,其政治及歷史意義是毋庸置疑的。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邊防哨所,早在1000多年前,就是著名的古代絲綢之路上一個重要的關隘,是中國通往巴基斯坦唯一的陸路進出境通道,也是通往南亞次大陸乃至歐洲的重要門戶,海拔4700米,由于高原缺氧,空氣稀薄,天氣變化無常,自然環境十分的惡劣,而且每年只有5-10月開放通行,這里素有“死亡山谷”之稱。邊防戰士在這種氣候惡劣的環境,一呆就是兩年,冒著嚴寒大雪,他們一站崗就是兩個小時。

          把車停好,我迫不及待地跳下車,全然忘了自己已經身處海拔4000m+、氣溫只有-9攝氏度的高原。興奮地跑跑跳跳已經是例牌,長途跋涉,找地方方便也是在平常不過。尷尬的是,國門的洗手間位于離公路60m的雪地當中,公路與洗手間之間是濕滑的雪地,就因為來回這短短的120m路,走完我已經氣喘吁吁、心跳加速,可想而知這里的空氣已經稀薄到什么地步。

          小尾巴

          車隊身后,便是巴基斯坦。眼看著這副美景,也就意味著,這次帝豪的中巴邊境之旅算是圓滿地結束了。我也是時候好好解答文章開頭的問題:為什么吉利要讓帝豪這款前驅小家轎來挑戰高寒高原公路?本次活動正是為了凸顯帝豪面對惡略高原高寒氣候時,車輛的穩定性。面對這些地區較差的油品,成熟的1.5L發動機也沒有出現任何異常。

          這種可靠耐用的特性,正是一臺家用小轎車應有的。一些消費者在選購該級別家用轎車時,比較看重一輛車后期的養護成本以及可靠性,也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“省不省心”。這次的中巴邊境之旅加上9年的消費者口碑反饋,我覺得吉利帝豪是符合可靠的家庭伙伴這一形象的。

          返回 收藏 分享

          下載APP領新人專屬福利

          新車評-汽車資訊 車友論壇

          打開
          超碰免费caopoin最新